• 2020年6月8日

疫情影响,哪些问题值得标签印刷企业思考?

疫情影响,哪些问题值得标签印刷企业思考?

由COVID-19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最初无疑是个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但初期应对的迟滞,再加上中国春节的大规模人员流动,使其在中国国内迅速...

 

疫情影响,哪些问题值得标签印刷企业思考?

  由COVID-19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最初无疑是个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但初期应对的迟滞,再加上中国春节的大规模人员流动,使其在中国国内迅速蔓延;而后续各国不一致、不当的处置措施,更让这场本来可控的疫情,变成了席卷全球的“灰犀牛事件”。目前,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在一些国家正呈愈演愈烈的形势,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英国、伊朗、韩国甚至瑞士等,均已成为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的重灾区。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在地域上已经超越中国国界,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而在经济领域上,疫情的影响已经覆盖几乎所有的经济领域。
 
  从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到后来全国范围延长春节假期,再到后来不同省份再次调整假期,直至现在国内确诊病例以输入性病例为主、全国秩序逐渐全面恢复,在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这场巨大的灾难历时短短的2个多月趋于落幕。这其中有最初的无知无畏,有中间阶段的全民性恐慌,也有疫情得到控制后的全面松弛,在这情绪大起大落之后,这场疫情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经验和教训呢?
 
  复工之难,难在过程
 
  难,这是大家一度普遍挂在嘴头上的“核心词”。2020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确实让企业的经营变得非常困难。不可否认,在迄今为止仍然没有有效药物治疗的情况下,新冠疫情是灾难性的,对中国整体经济发展的冲击也是巨大的。但是,如果您真正关心政治的话,就会发现中国政府从3月初开始,已经将关注的重点从疫情转移到经济复苏。让受疫情重创的中国经济恢复元气,无疑已成为是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政府和企业的头等大事。而大家所说的“难”更主要体现在疫情初期的停工、茫然无措和之后复工过程中的“繁琐手续”上。
 
  中国不同于国外,或许在国外疫情再猖獗,政府也不能直接干预企业的经营和生产,也不能对企业准备多少防疫物资提出硬性要求。在疫情期间,中国企业要想复工,必须得到诸多政府部门的审核批准,包括卫生、安全、环保等。在完成了一系列相关资料的准备后,企业还必须按照政府要求,准备好充足的防疫物品,包括消毒物品、器具,口罩、测温仪等,而且必须达到政府规定的数量。但在疫情席卷全国的大背景下,口罩、消毒物品、测温仪等都已经成了紧俏物资,价格飞涨不说,很多地方是根本采购不到。
 
  成都汇彩设计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汇彩)是2月8日复工,3月1日公司员工全部到岗。成都汇彩总经理刘进成表示:“此次复工遇到很多标签印厂同仁遇到的问题。比如防疫物资的采购,口罩、酒料、消毒液、测体温器等,特别是口罩,不仅难购买而且价格高。”
 
  在复工过程中,很多企业需要靠地方政府的协调,才能采购防疫物资,这种情况直到3月中旬才有所缓解。
 
  复工之后,企业还需要按照政府要求,在企业内部进行全面的防疫消杀和安全检查,要有详细记录。在一些地方,政府还会向企业派驻人员监督这些工作的落实,或是不定期地对企业进行抽查。
 
  此外,即便是满足了手续、防疫物资、日常消杀等要求后,也不是所有人员都能够按时复工的,还要甄别不同情况确定哪些人员可以复工。一般而言,首先复工的是企业运营必须的人员,并且是本地人员,且不能来自发生疫情的居民区/农业村,并要做出必要承诺或是通过相关的核酸检测。疫情发生期间,异地员工受交通和防控政策的影响,是很难及时返回工作地的,即便是返回了工作地,也需要进行隔离和核酸检测。
 
  河南新乡县红联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联印务)属于当地最早复工的企业之一,该公司早在2月10日已经正式复工。“虽然顺利复工,但目前只有本地没有发现疫情的、没有外出和无湖北接触史的体温正常员工才能进入厂区,因此第一天员工的到岗率并不高,公司恢复的生产能力也不超过50%。”当时接受采访的红联印务总经理黄长军表示。为了解决复工中的交通难,广东东莞的赛维公司干脆由公司派车,从职工家里接他们返厂复工。不过这种情况仅仅局限于一些管理宽松的地方,在绝大多数省市,企业在复工过程中都遇到了与黄长军总经理一样的问题。
 
  复工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公路、铁路、物流、快递几乎全面停摆;同时,由于各地采取封桥堵路、拉网隔离等措施,企业自有车辆出行也受到了严格限制。因此,企业还面临着物流运输不畅和成本提升,原材料供应不及时等问题。广州广彩标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彩标签)于2月3日小规模恢复生产,目前90%以上的产品是应急用消毒水标签。“疫情爆发下对防疫物资标签产品需求的爆发式增长,使得很多大的原材料供应商的储备和供应都出现了不足;快递物流等的限制,使得公司现在的物流成本增加50%左右。这些都直接增加了标签印刷企业的生产成本和运营成本压力。”广彩标签总经理计从日介绍道,“其次是快递成本的增加,因为复工刚开始只有顺丰快递可以使用,其他物流公司都不运转。”
 
  从容应对,各显神通
 
  面对困难,行业中各种声音兼而有之,而其中的主流声音也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在2月,我们听到的来自业界的声音,以无奈和抱怨为主导;而到了3月,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得到较好控制,社会、经济秩序开始逐步恢复,来自企业积极、正面的声音开始多起来。同时,一些在前期准备较为充分的企业,也展现出与众不同的发展态势。
 
  成立于2005年的广州市丽宝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丽宝)主要从事不干胶标签、收缩套标、模内标等产品的印刷、生产和销售等业务。按照政府的规定,广州丽宝于2月10日准备复工。“为了此次复工,公司管理层多次进行网络会议,提前部署防疫物资的准备、员工的复工安排和各项防疫举措。”广州丽宝总经理林金笋表示。
 
  而对于企业面临的原材料、刀模等物资的供应问题,广州丽宝也与长期合作的品牌供应商如艾利丹尼森、罗特曼等进行了提前的沟通与协调,全力保证企业疫情下复工的生产和订单需求。“目前公司7台印刷设备中的5台印刷机已经实现了24小时生产消毒液等产品标签,其余两台则承接一些临时的生产任务。截止3月中旬,有些地域,如湖北籍的员工,确实没有办法按时返岗的,我们也找到了新的员工替代,因此现在公司的人员数量比年前的还有所增加。”林金笋介绍到。广州丽宝用自己的复工经验,很好地诠释了“有备无患”的内涵。
 
  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的成都汇彩总经理刘进成也表示:“稳扎基础,避免或减少疫情等突发情况对公司的影响。例如受到本次疫情很多回款无法按时进行,造成公司的资金流紧张。同时,非常时期,更应发挥企业的社会责任,克服困难,为整个社会的恢复运转做出贡献。”
 
  陕西明颜印刷工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明颜)于3月1日复工,目前公司员工已经全部到岗。“陕西明颜属于最早复工的一批企业,公司日常一直有口罩储备,员工大都是本地人员,而且本次复工,政府为全体员工进行了核酸检测,全力支持我们的复工复产。” 陕西明颜总经理邱明玮介绍。“正式复工后,之前担心的问题,如原材料供应、产品运输等,在3月上旬已经陆续恢复正常,因此对正常生产影响不是很大。但由于目前不少客户还没有完全复工,而且公司的一些酒类标签客户受到疫情影响已经在裁员,因此陕西明颜的产能并没有完全恢复,大概只恢复了80%。”
 
  深圳市博泰数码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博泰)2月17日正式复工。复工后,深圳博泰持续关注国内外的疫情发展。“面对这个困难时期,国内疫情的逐步好转对于我们的订单恢复有着显著的促进效果。现在在博泰和各个供应商的有序复工复产下,保证了设备的生产进度,满足了客户的交期需求。在疫情期间,博泰为确保全体员工的身体健康,一直持续每天给员工供应医用口罩和一系列防护物资并且保证办公环境的消毒次数。”该公司介绍。
 
  在本次疫情期间,很多企业不仅积极配合政府采取的各种防疫措施,还充分展现了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像陕西明颜,就通过海外渠道采购360个3M 1860医用N95口罩捐赠给武汉市中心医院。而河北万杰机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杰科技)在企业还没有复工的时候,就通过自己的海外网络,先后从德国、以色列、西班牙等地购进1945套医用防护服、1万个医用外科口罩、10箱84消毒液,总价值40余万人民币,捐赠给唐山市和玉田县两级政府。广彩标签也主动捐献了2000个口罩给当地街道,携手地方政府共同抗击疫情。
 
  真正的难题或许还在后面
 
  在国内,经过各级政府的努力和民众的配合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国外的疫情却又开始呈现爆炸性增长。国内交通是恢复了,国际交往却隔断了。或许有人认为这对以国内业务为主的企业影响不大,其实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任何国家、任何行业、任何企业,都是不可能脱离全球经济总体发展趋势的,对标签行业同样也不例外。
 
  根据有关报道,目前全球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确诊人数(不含中国)已经超过100万,欧美发达国家中的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等,更是成为其中的重灾区。对于这一点,有海外业务的企业感觉最为明显。像万杰科技,作为一家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标签印刷、印后设备供应商,目前该公司60%以上的业务来自海外,并且在西班牙设有万杰欧洲分公司。万杰科技总经理胡永杰表示:“短期内公司的海外业务我们都在全力跟进和维护,但如果疫情进一步发展,不排除一些有紧急需求的国际客户会更换供应商。”
 
  同样有大量海外业务的深圳博泰也表示:“我们正在积极、密切地联系海外客户,了解当地情况,我们也尽我们的力量为国外客户提供口罩等防护物资。在韩国受到COVID-19疫情的影响,大多数印刷企业停工的情况下,我们的客户使用博泰的BF330以及CDF330机器,用来配合供应突然急增的多层标签、折叠标签等带详细说明书的医药及消毒、杀菌类标签,这也使得印刷后加工在抗击全球疫情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我们将继续关注疫情发展,充分配合中国、韩国、墨西哥、哥伦比亚、巴西及欧洲国家客户,支持其现在防疫类物资供需的及时补给,提供博泰最积极、配合的服务,也为抗疫情工作尽己所能献上一份力量。”
 
  而据《标签与贴标》报道,国际标签行业已经普遍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冲击。最为直观的,是包括drupa展览会、Labelexpo Southeast Asia 2020(东南亚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等很多重要的行业活动已经宣布推迟举办。而行业洞察力公司对美国TLMI协会会员所做的调查显示,约30%的受访者表示本次疫情已经带来负面的财务影响,而80%表示今年会有负面影响。
 
  虽然很多企业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得积极乐观,声称所受影响不大,供应链畅通。但从最近的报道看,实际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像富林特集团、盛威科公司,已经先后宣布对其产品加收临时性的价格附加费。
 
  而国内方面,现在已有标签印刷企业在客户中公布了4月份纸张价格待调整的通知,其原因是国内造纸用的纸浆主要依赖进口。
 
  从目前的国际报道看,现在发展为席卷全球的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带给世界各国的冲击还在延续,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得到控制也难以预料。未来一个时期,各国可能会采取比之前更加严格的措施来防控疫情的发展,而国际交往也会受到严格限制。对于标签印刷行业而言,真正的冲击或许在未来3—6个月才能体现出来。
 
  标签行业需要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
 
  这一场由“黑天鹅”事件引发的席卷全球的“灰犀牛”事件,暴露出国家层面、行业层面和企业层面的众多问题,也引出关于未来如何规避此类事件的话题和声音。客观地讲,发生在国家层面的问题,是企业依靠自身能力解决不了的,但是企业还是可以做到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必要准备。
 
  首先,企业需要反思自己的应急预案是否有效。其实对于任何一家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安全生产、职业健康和环保方面的应急预案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是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但是在实际运行中,这些应急预案大多是聘请第三方中介服务机构来做的,而做来也是为了应付政府部门的检查的,真正将其与企业自身实际情况相结合,能够对企业可能遇到的各种紧急情况做出事先预防的“真”应急预案并不多,应急救援物资也准备不够充分。未来,企业有必要根据本次疫情反映出来的问题,制定出符合企业实际需求的危机管理计划和相应的应急预案,而不是应付了事。在这方面,陕西明颜、广州丽宝的经验值得借鉴。
 
  另外,中国的企业、特别是标签行业企业,以中小企业居多,企业往往是依靠自身力量单打独斗,一旦遇到本次这种大的危机,抵抗能力明显不足。未来,企业需要认真思考如何在这种危机情况下,降低企业经营风险的问题。跨地区甚至跨国别设厂,对于企业自然是最理想的降低风险的方式,但是很多小企业并不具备这种实力,那么能不能放弃一些自身的眼前利益,和其他企业进行跨地域联合,依靠报团取暖的力量,来规避风险?其实在国际上,企业联合的事情屡见不鲜,但是在中国却并不多见,对眼前利益的短视,是制约这种形式在中国发展的桎梏。一场疫情过后,正是中国企业改变自己陈腐思维方式的最佳时机。
 
  第三,提高智能化、网络化水平,再次成为热门话题。疫情影响的是人的身体健康,而机器是不会得病的。如果企业的生产可以实现完全的自动化、网络化,那么企业的风险显然可以降低。在本次疫情期间,惠普公司借助网络实现远程服务,就是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例子。据惠普Indigo标签事业部总监冯毅介绍,“整个疫情期间,公司7×24h线上服务一直没有停歇。特别是由于疫情造成一些标签印刷企业的用户复工时间延后,使得再次使用数码印刷设备时遇到了很多软硬件的问题,惠普在全力提供在线诊断的同时,也在保证员工和企业人员健康的前提下,就近安排服务工程师进行现场服务。”而凌云光集团也充分借助互联网技术,启动了在线远程办公并提供7×24小时响应,全力支持其用户英泽彩印、康恩贝印刷包装、晟美包装、仁易标贴、天利包装等企业防疫订单的自动化检测需求。
 
  除此以外,产品的多元化、供应链的完善、员工的适度本地化和企业内部管理的优化,也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结束语
 
  目前,中国国内的疫情已经受到了很好的控制,疫情对国内市场的影响正在消退。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其消费规模不会因为这次疫情而改变,中国的标签企业未来发展的基础没有改变,企业需要做的是借鉴本次疫情带来的经验和教训,在后面的运作过程中,真正提升自身抵抗风险的能力。冬天既已过去,春天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