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8月22日

【新品】捷拉斯推出卷对卷数字印刷设备

【新品】捷拉斯推出卷对卷数字印刷设备

Gallus One数码印刷机的推出,将重塑行业对标签数码印刷技术的认识。

 

捷拉斯公司日前推出瞄准中短订单市场的独立数码印刷机——Gallus One,借此寻求推动标签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Gallus One是一款基于Labelmaster平台的卷到卷UV喷墨数字印刷机,幅宽340mm,在四色加白色的模式下,可以以1200dpi的分辨率实现70m/min的印刷速度。该机保留了Gallus Labelfire 340的很多先进功能,包括全自动喷头清洗以及一种基于摄像机的喷嘴缺失和密度不均匀补偿系统。

如果说捷拉斯Labelfire 340是公司推出的一款“豪华级”数字印刷设备,那么公司相信此次推出的Gallus One,借助其紧凑型占地面积、高水平自动化和“特别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将弥补标签市场对数码印刷高性价比设备的主要空白

“新印刷机的整个技术,是建立在捷拉斯旗舰版的Labelfire 340的基础上,并且最高程度地沿袭了其稳定性和可用性。”捷拉斯首席销售和服务总监Dario Urbinati表示。“我们看到了来自小型家族企业,对于寻求替代传统凸版印刷和柔版技术的需求,但也看到了来自跨国集团对于标准化的极大兴趣。”

Urbinati相信,标签行业正处于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这个新时代里,数字印刷的成功将不依赖于“噱头”,而是以实实在在的总拥有成本(Total Cost of Ownership,英文缩写TCO)为基础。 

“数字印刷机的承诺和它们获得的成果之间存在期望差距。我们想弥补这一差距。数字印刷技术需要进入一个有远见的水平,而不仅是谈论机器的规格。我们正在从制作一块金属印版转向销售整个生态系统——印刷机是将数据转化为有形事物的工具。”

Urbinati认为,作为窄幅轮转行业创始企业之一的捷拉斯,有责任帮助行业实现转型。

“捷拉斯拥有自身变革的历史——从凸版到柔版和胶印,以及现在的数字印刷。我们将用现有的新技术重塑我们自己。但我们的下一个发展目标是一个生态系统,而不仅仅是一种技术。”

与海德堡的合作

Urbinati说,与海德堡的新合作关系是捷拉斯数字平台发展的核心。

“我们正在利用海德堡在喷头波形设计、数字油墨开发、工作流程软件和测试设备方面的资深数字专业知识。Gallus One是真正与海德堡联合开发的,它汇集了海德堡几十年的专业知识,以及捷拉斯在世界一流的窄幅轮转印刷机技术方面的开发经验。在这个项目中,我们看到了海德堡和捷拉斯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倾力合作。”

海德堡和捷拉斯之间的紧密联系,以Frank Schaum博士为代表。他在海德堡工作了30年,并于2020年从工程部门转到管理层,担任了捷拉斯集团首席执行官。

“经过全面的调整,海德堡重回正轨并稳定发展,而捷拉斯是海德堡包装业务中的坚定组成部分。”Schaum表示。

捷拉斯正在利用海德堡油墨测试实验室的大量资源开发数字油墨,以适应Fuji Dimatix喷墨头,捷拉斯Labelfire 340和Gallus One印刷机使用的都是这种喷墨头。第二个实验室优化了波形设计来驱动喷墨头。所有油墨研发都是在内部进行的,然后进行外包生产。 

成功的内部油墨开发,还包括用于折叠纸盒和复合软管应用的无开裂UV喷墨油墨,以及用于捷拉斯Labelfire 340印刷机的低迁移数字油墨。

“油墨和软件是这些印刷机成功的关键,”Urbinati说。“因为印刷企业必须从同一个供应商那里购买油墨,这是整个生态系统中的重要一部分。”

事实上,与海德堡的合作远超软件和油墨技术本身。

“在印刷行业中,工作流程的重要性被大大低估了,”Urbinati表示。“我们想要创造的是一个围绕印刷机的生态系统,这是改善TCO的核心部分。” 

Gallus One印刷机全面集成了海德堡基于云的Prinect印通 +工作流程系统,这包括两个方面。首先,它提供了对生产状态的所有方面的深入、实时监测;第二步中,它通过一个安全的网络向生产经理提供可操作的数据,可在任何智能移动设备上访问。Prinect系统也可以将多个地点的连线印刷机,无缝接入到一个工作流程中。

此外,捷拉斯的工程师还可以远程获取关键的机器数据,如油墨温度和生产速度——不只是通过客户内部网络上存储的工作数据。这让捷拉斯可以提供可预期的维修服务和远程支持。

重要的是,Prinect生态环境正在准备集成第三方应用程序,提供一个开放的API界面——如MIS/ERP/工作流程系统。

体验中心

为了推广捷拉斯/海德堡新数字时代的愿景,捷拉斯正在瑞士圣加仑设立“捷拉斯体验中心”,它将作为该集团的数字能力展示中心。现在所有传统印刷平台的生产都集中在德国Langgöns,而捷拉斯Labelfire 340和Gallus One数字印刷机的研发和最终组装,则在海德堡的德国维斯洛赫生产中心进行。

Urbinati称,圣加仑的体验中心将是“全行业的推动力量,并将包括我们在整个标签行业的合作伙伴——包括有新奇想法的初创企业、品牌所有者,甚至我们自己的竞争对手,因为今天的竞争对手可能是明天的合作伙伴,特别是在数字生态系统中。”

“作为数字世界和传统世界的技术领导者,我们希望建立一个连接点,将标签转变为一个以TCO和客户为中心的行业。通过整合整个行业,我们正在积极推动生态系统的建设。我们这个行业必须有人这样做。”

体验中心将汇集数字转型的所有方面,包括工作流程和可持续性。可持续性是Urbinati设立的捷拉斯未来愿景中的宗旨,他承诺从明年开始,所有的印刷机都将取得碳中和认证。 

一旦体验中心在今年年底启动并运行,捷拉斯将举办行业活动,包括在现场和流媒体平台上。

柔版印刷为什么重要?

那么,对数字转型的强调,是否意味着捷拉斯正在将重心从传统的印刷机技术转移呢? 

“完全不是,”Urbinati说。“即使我们推动本行业采用数字印刷技术,但我们仍将继续成为传统印刷机市场的主要参与者。我们仍在投资传统印刷技术——例如,开发新的570mm幅宽的Labelmaster柔版印刷机和570mm幅宽的RCS印刷机,这两个平台的销售都很好。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数字平台和传统平台更紧密整合的趋势。”

Schaum表示,客户的商业模式、技术需求和企业定位,决定了印刷技术的选择。

Urbinati指出,数字市场并不局限于短版业务。例如,在折叠纸盒领域,捷拉斯Labelfire印刷机可进行多班次的连续运行。“印刷量部分取决于油墨的覆盖率,我们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我们可以在1万米以上的业务进行竞争。” 

这个观点得到了Frank Schaum博士的补强。“一些传统的印刷企业是相当保守的,而且只了解柔版印刷。我们的捷拉斯Labelfire 340混合印刷设备包含了传统技术的很多元素,所以我们可以帮助客户克服数字与传统的限制。为了能够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除了传统和组合式印刷设备外,我们现在正在我们的产品范围中增加纯数字印刷机。”

Urbinati和Schaum共同开始了改变捷拉斯内部文化的使命,从而适应更广阔的行业环境。正如Urbinati解释的那样:“作为一家拥有100年历史的公司,我们有责任在重塑自己的同时重塑这个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