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5月5日

上海至亲投资第二台弘博智能标签数字印刷设备

  • Labels
  • 《标签与贴标》
  • 专访
上海至亲投资第二台弘博智能标签数字印刷设备

《标签与贴标》中国报道组与上海至亲创始人兼总经理谷洪涛与弘博智能销售总监赵显伟 2019亚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期间,上海至亲印刷在现场签订了第二台...

 

上海至亲投资第二台弘博智能标签数字印刷设备
《标签与贴标》中国报道组与上海至亲创始人兼总经理谷洪涛与弘博智能销售总监赵显伟

  2019亚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期间,上海至亲印刷在现场签订了第二台弘博智能LabelStar 330工业级标签数字印刷设备,以进一步助推数字化转型升级。

  谈初衷,至真至诚的服务理念
 
  谷洪涛,上海至亲印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至亲)创始人兼总经理,他曾就职于全球领先的标签材料供应商芬欧蓝泰标签公司。2013年,他注册成立了上海至亲公司。这是一间专业提供印刷设计和产品标识的标签制品生产厂家。它立足于研究设计、制作加工精美标签,融合多种印刷工艺,主攻物流标签等多个领域。
 
  谈及公司创立的初衷,谷洪涛表示:“2013年前后,正是我国网络购物市场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但彼时的快递物流单还停留在手写三联单。我本人非常看好物流标签市场的发展潜力,尤其是不干胶标签打印速度快、用纸少的特点,非常符合物流标签的市场需求。”
 
  而将公司命名为“上海至亲”,也是为了更加亲近网络购物市场。熟悉淘宝的朋友们一定知道,“亲”是淘宝客服接待客户时对客户的一种称呼方式,目的在于减少客户与买家间的距离,加强二者之间的亲密性。而取意“至亲”,更表达了谷洪涛希望直达客户、为客户提供至真至诚的服务理念。
 
  谈发展:乘风扬帆
 
  在正式投入生产前,谷洪涛曾就各类物流不干胶标签的特性进行过深入研究。他发现,当时市面上存在的多数三层不干胶标签质量都不太稳定,尤其是在运输过程中,面材与中间层有可能会出现过早脱落、或不能顺利揭开的不良现象,这主要是由面材与中间层胶水的内聚力问题导致了。
 
  在对国内外众多不同品牌胶水进行比较,并实地生产测试后,谷洪涛最终调制出一款性能稳定且能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的胶水,为上海至亲生产出更高质量三层物流不干胶标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上海至亲赶上了三层物流不干胶标签飞速发展的潮流。数据显示,自2013年至2018年,我国网购交易金额从2679亿元增长至57370亿元,复合增长率84.6%。电商的迅猛发展带动了物流快递行业的大发展,2010—2018年期间,我国国内快递业务量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46.9%。“特别是2013年“双十一”之后,上海至亲的客户陡增,很多订单都需要排队等候。彼时,公司每个月生产的物流不干胶标签曾一度达到70—80万平方米。”谷洪涛介绍道。
 
  上海至亲投资购买的第一台印刷设备是炜冈的层叠式柔印机。该机具有墨路短、操作简单、占地面积小的特点。当时市场上尚没有生产物流标的专用印刷机,而此机型的层叠式结构非常易于改装,成为当时最适合生产物流不干胶标签的印刷机型。
 

至亲印刷安装的第二台弘博智能LabStar 330
至亲印刷安装的第二台弘博智能LabStar 330
 
  谈转型:化危机为契机
 
  物流不干胶市场的飞速发展,让众多的标签印刷厂看到了转型的新希望,他们开始投资设备,生产不干胶标签。这让谷总意识到:“众多同行企业的涌入必然会引发资源、市场和客户等多方面的争夺,价格战在所难免,企业利润率缩水的必然的。”
 
  2014年年底,在谷总的带领下,上海至亲果断决定调整产品结构,降低物流不干胶标签在公司中的占比。2015年初,物流不干胶标签的市场价格骤降,让不少标签印厂都遭受到了损失,有的甚至因为资金链断裂,而不得不被迫关停。而上海至亲却有效地避免了这场危机。
 
  经过调整,上海至亲的标签产品主要围绕两大类展开:一是可变信息类标签产品。主要针对有特殊需求的细分市场,如食品流水线标签(这类标签对防油性具有特殊要求)、局部涂硅油标签和重视客户体验感的标签产品;一是数字印刷标签产品。
 
  谈首台数字印刷机
 
  2019年2月,上海至亲第一台数字印刷设备——弘博智能LabStar 330正式安装。
 
  为了投资一台高性价比的设备,谷总在此之前的两年时间里曾仔细考察过市面上的所有标签数字印刷机,并认真核算了设备性能、耗材用量、用人成本和可能出现的风险。
 
  “数字印刷是未来标签印刷的发展潮流。究竟什么时候投资?投资一款什么样的数字印刷设备?如何从事数字化印刷实现业务转型?都在我们的考虑范畴之内。”他具体介绍道。
 
  决定投资弘博智能LabStar 330标签数字印刷设备,上海至亲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谷总表示促成他下定决心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设备的性能;另一个是弘博智能强大的技术服务团队。“就拿上海至亲最近生产的不干胶材料产品样册来说,一般材料供应商的产品种类都不下百余种,有的甚至高达二三百种。通常产品样册印数少,内含材料种类却非常丰富,完全符合数字印刷的小批量、个性化特征。而且,为了确保所有样品的真是呈现效果,材料表面不能有任何涂层,这对数字印刷设备的性能要求很高,必须具备良好的材料适应性。”谷总肯定道:“弘博智能的这款设备,能很好地适用于各种纸类、膜类等不干胶材料。”
 
  谷总非常看重设备供应商的技术研发实力和售后服务。他认为:“数字印刷设备上手快、操作简单,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针对不同的承印材料和设计类型,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个性化问题,而且数字印刷的短单特性,往往时间紧、任务重,这就需要设备供应商成为我们最坚实的后盾,及时提供可靠的服务。”
 
  LabStar 330标签数字印刷设备从安装到运行,弘博智能的工程师在上海至亲待了近4个月时间。“这是弘博智能在全球安装的首台标签数字印刷设备,” 弘博智能销售总监赵显伟实事求是地介绍道,“上海至亲在使用过程中,为我们提供了不少非常实用的改进建议。譬如用于定位的电眼,之前这款设备只安装了1个正面印刷用的电眼。反面印刷时,就需要将原来的电眼拆下来安装在另一端,这样做既不方便又浪费时间。上海至亲建议在设备两端各装一个定位电眼,弘博智能再研究了可行性之后,很快采纳了这项意见,并对设备进行了加装。”
 
  可以说,上海至亲为弘博智能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实战经验,他们双方的合作也为更多希望转型进入数字印刷领域的标签印企提供了借鉴。
 
  谈战略:多管齐下
 
  首台LabStar 330标签数字印刷机的使用感受让谷总对弘博智能有了更多的信任和信心。2019年12月3—6日亚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Labelexpo Asia 2019)期间,上海至亲签购了第二台弘博智能LabStar 330标签数字印刷机。
 
  短短一年时间,投资两台数字印刷设备,上海至亲的数字化发展战略得以强化。据谷总介绍:“目前数字印刷的标签产品占上海至亲总业务量的20%左右。待第2台数字印刷设备安装运行后,公司的数字印刷业务至少还会翻一番。” 
 
  数字印刷主打的是短单、个性化、多SKUs和交付周期短的标签市场需求。因此,上海至亲需将数字印刷订单的交付时间控制在24小时以内,这对报价环节、印前文件处理、生产控制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上海至亲多管齐下,不断扩充并完善不干胶材料数据库,提高印前设计能力,加快订单流程处理速度,并特别强化了互联网营销。 
 
  “在前文提到的产品样册制作过程中,我们通过收集整理,完善了海量的不干胶材料数据库。现在操作人员只需选择相应的材料编号,就能在系统中调出材料特性和对应的生产数据。”
 
  与传统印刷相比,数字化印刷对印前自动化程度、设计人员能力要求更高,尤其是遇到多SKUs订单时,订单的种类几乎都在几十个以上,有时甚至超过百个。上海至亲对数字印刷设备操作人员进行过细致、专业的印前培训,所有的文件处理均可在1小时内完成。
 
  上海至亲还拥有一套相当完备的报价系统,可以根据材料类型、尺寸、数量等客户具体要求,1分钟之内完成报价。
 
  “数字化营销策略的三个关键点在于:数字化的产品体系、数字化的营销渠道和数字化的营销方法,三者缺一不可。为此,上海至亲专门开设了两家网店:至亲快印和至亲办公专营店。客户可以通过这两个网站上传图纸,直接下单。未来,我们会引导所有的客户在线操作,线上下单。”谷总介绍道。
 
  目前,公司的新ERP系统正在测试中,内部网络系统也会进一步升级,助推“数字化战略”实施。
 
  在此,我们祝愿上海至亲,至真至诚,走出条更“至亲”的数字化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