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8月18日

可持续性发展究竟能持续多久?

可持续性发展究竟能持续多久?

“约75%的消费者愿意为具有可持续包装的产品多花10%—25%的钱。

 

Jordan Hart先生从产品生命周期,尤其是产品衰退期着手,深度探讨新型可持续包装运动的产品选择以及可能带来的改变。

全球越来越多的企业致力于更持久的可持续性发展,但是大多数企业却不清楚应该从何入手,哪些产品又是可持续性发展的最好选择。可循环(recyclable)、可生物降解(biodegradable)与可堆肥(compostable)材料、政策法规和废料处理之间往往很难把控。随着品牌所有人对可持续性产品需求的增加,行业供应商、标签加工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们不禁思考怎样的选择才是真正可持续?

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数据显示:过去50年,人类消耗的资源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多。与过去相比,人类生存环境所面临的风险及挑战不断增高,对可持续性标签与包装解决方案的需求也随之增长。

在这场关于环境的运动中,毫无疑问,消费者是最主要的推动力。根据欧洲不干胶标签协会(FINAT)发布的第14版关于欧洲窄幅轮转市场现状与未来的Radar报告所述,当被问及标签加工商拥有环境认证有多重要时,75%的公司表示:这是选择供应商时的一项非常重要的评判标准;另有25%的公司选择了“至关重要”,并表示:他们的标签供应商必须通过环境认证,而且只能从通过环境认证的公司采购标签。

尽管追求可持续性发展的动力首先来自消费者层面,但它却像滚石般推动着企业与行业滚滚向前发展。在最近召开的“可堆肥标签网络研讨会”上,艾利丹尼森公司表示:“千禧一代和Z一代是推动可持续发展的驱动力。随着他们进入劳动力市场,成为更大的消费群体,对可持续性产品的需求将会激增。”

在可持续性发展问题上,千禧一代和Z一代更愿意把钱花在实际行动上。艾利丹尼森公司表示,“约75%的消费者愿意为具有可持续包装的产品多花10%—25%的钱。”

市场需求十分明确,但是企业在实施可持续性发展的过程中并不都十分美好,甚至有可能招致失败。可持续性发展需求尽管由客户和消费者驱动,但仍需要企业在公司层面上进行指导,以确保设定的目标经努力后能够实现。比如,各国浪费情况严重,拥有巨大的改进空间。2018年,美国环保署报告称:有效回收了6900万吨废料,其中2500万吨用于堆肥。虽然这一数据看上去很鲜亮,事实上经过对比,您会发现差距巨大。因为,2018年美国城市固体废料总量为2.924亿吨,人均每天产生4.9磅废料。尽管另有3500万吨固体废料通过燃烧转化为能源,但是,最终仍有超过1.46亿吨(一半)的城市垃圾被填埋。

同样根据美国环保署数据,虽然垃圾填埋的比例已经从1960年的94%下降到2018年的50%,但总量仍持续增加。美国环保署还发现,从1960年至2018年间,垃圾总量增加了2.043亿吨。虽然垃圾回收率已由1960年的6%提升至2018年的32%,但是却被垃圾总量的增加抵消。

在中国,固体垃圾中多一半来自厨余垃圾,远超世界平均水平。世界银行数据显示,高收入国家厨余垃圾比例约为32%,且可回收的干垃圾,如塑料、纸板和金属等占比较高。世行预测,从2016年至2050年全球固体垃圾总量将增长70%,而其中超过三成是通过掩埋、焚烧等对环境不友好的方式进行处理。

美国环保署表示,废料管理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没有一种万全的废物管理方法适合于任何情况下管理所有的废料和废水。可持续发展有许多不同的途径及方法,如:回收再利用、使用生物可降解材料和可堆肥材料等。虽然现在还没有成熟的“一刀切”解决方案,但所有的努力共同促进了循环经济的发展,让我们的地球更健康。

可回收再利用的材料

可回收再利用的材料,顾名思义,即可以转化为原材料并用来制造新的产品的材料。它的最大特点是不需要消耗新的资源。回收再利用是实施可持续发展的重头戏,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接受,普遍推广施行。正如《财富》杂志所指出,回收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各个部分必须是可回收的;二是,须使用适当的系统将回收材料重新投入生产流。

所有可回收材料的回收属性不尽相同。《卫报》就发现,回收的铝是最直接、最有价值的回收物,且非常环保。比如,用回收的铝制作罐头可以减少多达95%的碳足迹。仅从上述内容即可看出,铝是一种值得回收的材料,因为它既保留了经济价值,又拥有材料的使用价值。对于塑料制品来说,情况则复杂的多。《卫报》表示,虽然理论上几乎所有的塑料都可回收,但是大部分却不能被再次利用。因为过程复杂、投入成本高,而且最终的产品也只能降级使用。

正如上文《财富》杂志所指出的,回收的关键之一在于建立适当的回收材料分类与处理系统。《卫报》调查发现,在洛杉矶县的回收机构中一些仍具使用价值的塑料材料,如废塑料水瓶、洗衣粉罐子、牛奶瓶等,与其他回收物混合在一起直接被填埋或送进了焚化炉,这与客户的期望大相径庭。洛杉矶并不是美国唯一一个这样做的县,其他许多地区也都遵循着同样的做法。现实与回收再利用的理想主义相去甚远。

标签行业正在努力提高包装的可回收性。本刊之前曾报道过,来自包装价值链的85家企业和组织已经联合起来,评估一种开拓性的数字水印技术是否能够在欧盟内部实现更好的包装分类以及更高质量的回收效率。若分类处理的好,可以大大提高回收质量,这就使得宣传回收再利用材料时更有抓手、更具吸引力。

挑战无处不在。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使用回收后再造的材料以及可回收材料。加拿大标签加工商Labelcraft就专门采购由100%消费后再造纸制成的离型底纸,且这种离型底纸能在生命周期结束后依旧具有回收性。传统离型底纸由于使用了大量的有机硅涂布,很难回收,而其Enviroliner离型底纸在大多数的回收设施中均可回收。这项创新为Labelcraft赢得了美国2020柔印技术协会(FTA)可持续发展卓越奖。

EcoEnclose公司生产的100%可回收、100%可循环利用的离型底纸,以及其零废料(Zero Waste)离型底纸均可用于贴纸、产品标签以及运输标签。

同时,欧洲不干胶标签协会(FINAT)Radar报告显示,23%的受访企业表示已经参与离型底纸回收计划,可以将所有的底纸进行回收;另有20%的受访公司表示他们对部分底纸进行了回收。

可生物降解的材料

生物可降解材料开辟了一条看似很有前途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很多人并不能完全分得清楚什么是可生物降解,什么是可堆肥,它们之间又有何关系?如果这个材料是可生物降解的,它可堆肥吗?如果它是可堆肥的,能被生物降解吗?答案既否定,又肯定。根据《健康》杂志,“生物可降解”可以定义为一种能够自然分解,而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物质。这样的解释看起来与“可堆肥”没有太大区别,二者的关键区别仅在于:堆肥始于有机材料,而非合成材料。每一个可堆肥的材料都是可生物降解的,但是一些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如果不是从有机材料开始,可能就不能被堆肥。

如果一种物质在土壤中分解,并不意味它对环境是中性的。可持续性分析还须考虑分解过程消耗的时长,以及这些资源能否被重复使用。

“生物基”是一个非常引入瞩目的新词,尤其是在指塑料材料时。美国环保署将生物基塑料定义为:用植物材料而非石油或天然气制造的塑料。但不能仅仅因为这些材料是由植物制成,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它们可以在环境中安全分解。美国环保署认为,生物基塑料可以在结构上被设计成与石油基相同的结构,如果这样设计,它们在环境中就可能像石油基塑料一样耐用。因此,生物基塑料在设计初始,应该被设计成可生物降解或可堆肥的。

可堆肥材料

可堆肥材料需要在工业设施中进行处理后才能分解,而生物可降解材料理论上则不需要。可堆肥材料如果处理得当,将会被完全分解,然后作为原料再生成更多的资源。

最近,在艾利丹尼森举办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上指出了可堆肥材料的两个关键特征:其一是分解需要时间,堆肥过程应该在三个月内完成;其二是剩下少量的残渣,或没有。对于可堆肥材料,它应该为植物留下营养,而不是残留毒物,危害植物。

最常见的可堆肥塑料是聚乳酸材料(PLA)。它使用可再生的植物资源(如玉米、木薯等)提出的淀粉原料制成。艾利丹尼森公司高级产品经理Kaetitia Kasl表示,在使用可堆肥材料时,包装结构的每个部分,如基础结构、油墨或是粘合剂等,都应该单独认证,然后形成一个完整的结构。

对于终端用户来说,与传统塑料相比,可堆肥塑料的优点多多,包括良好的成分可见性、冷冻安全性、制造过程中较低的能耗以及较低的温室气体排放等。

可堆肥材料还需要符合各国制定的不同的严苛标准。在美国,美国测试和材料协会(ASTM International)是制定标准的监管机构,而美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是执行这些标准的机构。EN 13432是欧盟推出的工业堆肥认证,ASTM D6400是北美堆肥化塑料规范。为了符合欧盟EN 13432认证,产品需要满足严格的标准,即经过3个月的堆肥、并通过2毫米的过筛后,材料不能留下相当于原始质量10%以上的残留物。认证程序还包括,监测产生的堆肥对植物生长的影响,以检查其是否具有任何生态毒性。因此,由认证材料制成的堆肥能够直接用于农业生产。

许多标签企业已经奋起,积极迎接挑战。艾利丹尼森无BPA及获得FSC认证的热敏标签材料与新型SX6030粘合剂的结合,成功获得“OK堆肥”(OK Compost)认证,该组合为品牌提供了更具可持续性的包装新选择。其S9500粘合剂也通过了欧盟EN 13432工业堆肥标准。

Herma有两款符合欧盟EN 13432工业堆肥标准的粘合剂和标签组合。PURE Labels的可堆肥、可生物降解、无树、纯素不干胶标签亦符合欧盟EN 13432工业堆肥标准。

芬欧蓝泰标签的RafBio产品系列,包括:生物可降解的纤维素膜、PLA膜、纸质面材和生物可降解的粘合剂。这些产品均符合欧盟EN 13432工业堆肥标准,且纤维素膜还是家用堆肥材料。

除了材料制造企业,行业内的各企业均在积极从事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研究。HP Indigo公司推出的数字印刷油墨符合欧盟EN 13432工业堆肥标准,可用于家庭和工业环境的堆肥。 

对于可生物降解的更多顾虑

为了能够被完全分解,可堆肥材料必须在产品生命周期结束时进行正确的处理。事实上,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比妥善处理可回收材料的概率还要小。美国环保署明确表示,可堆肥塑料通常只能用于工业堆肥,不能用于家庭堆肥。那些贴有可堆肥标签的塑料一般会被送到工业或商业堆肥机构进行处理,因为这些机构的设备更专业、温度更高,分解条件也不同于普通家庭的堆肥箱。

美国环境保护署还明确指出一点:可堆肥塑料绝不能用于回收。如果回收的话,它们会与其他塑料混合,导致污染并扰乱整个回收流程。

如果可堆肥材料不能在工业堆肥设施中被处理掉,也不能与传统材料一起回收,那么它们是否可以被直接送到垃圾填埋场堆肥呢?人们可能会从字面意思上理解“可堆肥材料”的含义,认为它们会自行分解,最终变成肥料。但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垃圾填埋场并不是堆肥的理想环境。

《因为健康》杂志的Emma Zang-Schwartz女士在文章中介绍了工业堆肥设施与垃圾填埋场的主要区别,她表示:工业堆肥设施通过调节温度、湿度和气流,以确保可堆肥材料尽快分解,如果这些可堆肥材料能够获得一定氧气并能定时被翻动,堆肥效果会更好。而垃圾填埋场的情况恰好相反,这是一种厌氧环境,大部分填埋物无法获得氧气。

消费者在家中进行堆肥,并不是一个值得大规模推广的可行方案。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一些企业现在已开始避免使用最常见的可堆肥塑料——PLA。Nature’s Path是一家家族式的有机食品制造企业,专门生产健康类食品。该公司尽量不使用包括PLA在内的所有玉米基塑料,因为他们发现“消费者几乎不可能自行堆肥”。

艾利丹尼森公司在网络研讨会上也指出,如果可堆肥塑料在生命结束时能获得正确处理,将带来诸多好处,但仍有不少缺点。值得注意的是,可堆肥塑料很难与传统塑料区分开来,特别是它们不能用于滚烫的食物或液体包装,且需要特定的存储环境。此外,包装的各个部分也必须是可堆肥的,这就需要特种油墨和粘合剂。

总的来说,可堆肥包装正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大步向前迈进,但发展的前提是需要配套的基础设施跟得上其步伐。

首要原则:减少和再利用

可减少(Reduce)、可再利用(Reuse)和可循环(Recycle),合称3R,按照重要性顺序,罗列出了包装废料的处理等级。艾利丹尼森公司有个较长的废料管理等级,分别是可减少(reduce)、可再利用(reuse)、可循环(recycle)、可堆肥(compost)、能源再生(energy recovery)和可填埋(landfill)。无论如何,第一步都始于可减少(Reduce),即减少材料用量,包括消费者的使用数量和制造商生产的包装数量。

Loop公司引领着可持续性发展运动。据该公司介绍,其“一次性”包装理念将上世纪经典的“老酸奶”包装模式又重新带了回来。消费者只需支付一笔小小的押金,即可将采用可持续包装的产品带回家,用完的空瓶或包装袋或由快递公司代收,或者消费者直接送到回收商店换领押金。这些回收来的瓶子经过消毒灌装后,将再次进入流通领域,重新回到消费者手中。

该创意由回收公司TerraCycle的创始人Tom Szaky提出。Szaky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希望能够将“老酸奶”包装模式推广到所有的商品上。他特别强调,“Loop不是一家产品公司,而是一家废料管理公司。我们在生产产品之前就已经开始关注浪费和废料处理。”

Loop公司的观点及行为可能会影响一批企业,甚至在未来有可能成为行业标准。这就是说,未来标签加工商不仅仅扮演着标签印刷、加工的角色,更要扮演废料管理的角色。这种观念上的转变需要从可持续的设计和包装材料的选择开始,即从供应链前端开始,而非仅关注在产品寿命终结时如何进行回收。

Szaky认为,与其限制设计和包装,不如采取一切可行的行动方案。通过从“一次性”转向“可重复使用”的包装,企业将解锁设计的各种无限可能,促使包装设计师将产品的耐用性置于一次性之上。

许多大的品牌商亦已加入到Loop倡导的可持续发展行列中。譬如,多芬(Dove)的清新止汗香体膏已开始使用不锈钢容器,多芬(Dove)表示,未来只销售替换装。多芬(Dove)公司称这款产品是“为地球而造,旨在为生命而设计”。当然,其替换装也是有包装的,但替换装要较原多芬(Dove)清新止汗香体膏使用的塑料少54%。而且,据多芬(Dove)公司官网显示,多芬(Dove)目前使用的塑料有98%是可回收的。

多芬(Dove)清新止汗香体膏已开始使用不锈钢容器,且未来只销售替换装。尽管替换装也有包装,但较标准多芬使用的塑料少54%。.jpg
多芬(Dove)清新止汗香体膏已开始使用不锈钢容器,且未来只销售替换装。尽管替换装也有包装,但较原包装使用的塑料减少了54%。

我们需要认清事实,未来可持续发展的趋势既不会消失,也不会终结。既使污染减轻,未来环境没有进一步恶化,但是无论如何,“一次性”消费主义都需要改变。未来已经给我们敲醒警钟,可持续发展运动将会为更智慧的设计和更具有创新的包装提供发展契机。

包装印刷行业在绿色未来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标签与包装对产品寿命终结时的命运选择也将起到越来越关键的作用。通过供应链前端的设计和材料的选择,标签、包装将有可能获得更长的生命周期。正如Loop所说,废料管理应始于最初。